1. 主页 > 散文 > 优美散文

欧博:草叶辞

草在郊外一长出来,就邀请我优美散文化作尘埃,躺平。

低矮在大自然中备受关怀,天空蓝得出水,顺着伊犁河流到脚下。

白杨树笔直如一根根铅笔,欧博画出银亮优美散文哗啦哗啦响的树叶。

 

现在,我顺手扯一根草衔在嘴角,看起来像谋害同类,当我草叶的目光刺向落日,这位家底是一块纯金古币的家伙,不担心会被生活压弯腰身。

 

2

自从天天下雨,青草挺直腰板,和大树站一个角度,谷雨,雨声淅沥,草木蓬勃,落花和春水陆续渗入泥土。

 

3

妇女裹艾德莱斯丝绸,跳舞,情侣低头漫步,伊犁的黄昏是一块蜜糖,美好,充满诱惑。

红柳的枝条湿漉漉的,将醒未醒,伊犁河是一优美散文只虫子,在远古的琥珀石头中,睡眠中飞翔,没有声音。

春日将尽时,一个人,又来到伊犁河边,眉目深邃的女子,正踏歌而来,赤足的孩子,奔跑在路上。情侣落下的剪影,如鱼鯜鲽,河水对我醒来,浪花翻卷浪花,声音不断重复。

浪尖的驿站,冰雪洁白,不停挥动时间的手绢。对岸,药厂的烟囱粗大,插入野果花,香草,天马的西天山深处。朋友一样的西域草原,在河水睡着时,离我而去,而我高兴的是,此刻他们又回来了。“嗨,我叫薛菲”。

 

4

执著,阅读萨福、狄金森、沃尔科特、拉金,李白、杜甫、舒婷、王小妮、翟永明,建构精神史。

城市绿化带的紫叶李。

白天做家务,夜里熬夜,优美散文比新闻曲径通幽,大观园的古典美,像紫叶李,花朵细小,却疯狂燃烧叶子,几近透明。

水蛭一样吸附美好,才会靠近山峦一样的朋友。

童年,花园土墙披拂,被小狗“旺旺”踩出朵朵梅花,刷了一层月光的桂花糖,单瓣黄刺玫,小手温暖,替我解开紫叶李心悸的禁锢。

 

5

当春天闪着银浪涌来,我得到一滴水,我叫它伊犁河。

春天,伊犁河畔,生活下来的地方必须是春天的领地。

学会牧牛,挤奶,熬制奶茶,学会烤制甜点,酿格瓦斯,做马林酱,有一天我学会打馕,我养活了善良的一家。

当春天不考虑那些贫瘠的角角落落,从天而降,我也会发芽重新打量世界。

在伊犁选择做一棵小草,插入草原一角,等春天来揭去冷雪,太阳照进来。

总之,在伊犁就是等春天。

 

6

从高处看,伊犁河有画上的青与蓝色,城市的每一步路,都有一双水的鞋子,让它踩着河流的方向。蓬勃。

南岸,察布察尔县,微风中水稻飘香。

想象过很多职业,风是其中一种,吹过田野的风,一定含着清水的意味。

当傍晚来临,白鹭立在伊犁河边的树林,像一股白色的风,那是我童年的伙伴。

想象过很多路途,水田中的路一定是最放松的。

白杨树梢一群鸽子刚刚落下去,夕阳映红水田,漫步在察步察尔。

 

7

我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。每年四月,欧博手机版红花从我心里浮上来,鲜红。

蓝天下,牧马人绕道而过的地方。

心会平静一阵子,顺着红色的长势微微起伏。

是我来伊犁的第一天就认识的,他有一张哈萨克人的脸,英俊,温柔,笑起来眼睛是蓝色的。

我问他放牧过多少匹马,他说和天上的云一样多。

我问他家在哪里,他用手指指指身后的天山。

一窝一窝白白的云飞出来,像跟在他身后的牧群。

 

沿着红花的边沿走过,花海在风中战栗,好像听到久违的脚步,好像它们心里另有一个去处。

 

9

时间一定会允许我,在一个凉风习习的夏天往上走,寻找伊犁河的源头。

我会看见河流众多,像许多白色棉布的鞋子,欧博会员注册被云的脚穿着走向伊犁河,在青黑的山峦深处,它们有各自银光闪闪的源头。

 

那时我会用手中的保温杯接一杯水,欧博会员开户让它保温一条河流。

众多画家,替我画出一个从未见过的世界,时间是蓝色,正在流淌。

 

写过多次那拉提,雪岭云杉,高山草原,但是哪一次仿佛一张票,直接将渴望的人送到那里?

一张蓝色、绿的,金色的票,我一直在制造这样一张票,像个制作陶艺的手艺人,从一堆泥里创造出渴望的东西。

 

丝丝缕缕的抒情,最终像细小的支流,消失在巨大的声浪中


本文由欧博平台发布,不代表欧博平台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30ev.com/yunying/4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