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感情口述

欧博随笔​-唐代汾阳与唐代文人

有唐一代,以盛世名、以诗人名。

本来,汾州做为李渊父子从太原起兵攻下的第一个桥头堡,欧博在这里招兵买马,自然会有不少农家子弟随军作战。虽未产生过元勋一级的大人物,但将军一级的军官应当不会少。比如现在仍有资料可以证实的永安村郭君、太平村芦君等,似乎应是一个武人辈出之地。


但那时,除了本邦文人,不少文化名人与汾阳都曾经有过直接间接的关系。


本土诗人具盛名者,莫过于宋之问。一首《渡汉江》:“岭外音书断,经冬复历春;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。”奠定了他在唐诗中的地位,“近乡情怯”,也成为一个成语。何况,他对诗赋格律的研究和推广,达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高峰。

其次是薛能。诗作颇丰,他写杏花“活色生香第一流,手中移得近青楼;欧博随笔谁知艳性终相负,乱向春风笑不休”,虽然有些恶意,对杏花也有些不公,但在咏杏诗中一枝独秀,成为一代名篇佳构。


王维本为祁县人,但其父王处廉一直担任汾州司马。欧博散文网州司马一职相当于现在的市级副职,分管事务较少,但位阶高,从五品,往往是贬谪后或者奖励的一个职务。他父亲汾州任上退休后迁居于蒲州,所以也说王维是河东人。王维有《故西河郡杜太守挽歌三首》存世,虽难考杜太守为谁,但这个在汾阳工作的太守与王维相熟是无疑的。


诗圣杜甫,其祖父杜审言做的第一个官,便是汾州隰城尉,职责是“亲理庶务,公判众曹,割断追催,收率课调”,大约是包含公安局长职能但职权更大一些的副县级官僚。官阶不高官职不大,却是他步入仕途的第一站。杜甫是到过汾阳的,有诗《过宋员外之问旧庄》可证:“宋公旧池馆,零落道阳阿。枉道祗从入,吟诗许更过。淹留问父老,寂寞向山河。更识将军树,悲风日暮多。”与汾阳人的交往,也有《巫山县汾州唐使君十八弟晏别,兼诸公携酒乐相送。率题小诗,留于屋壁》为证。


杜牧就更不别提了,一首《清明》诗,欧博随笔至今仍在无怨无悔地为汾酒满天下地作广告。每逢清明季,看雨中杏花零落,不由就会想起这位出口成章的先贤。


晚唐散文家韩愈名满天下时,也做过王处廉一样的官——汾州司马。这一段历史虽然只留下了一个干冷的官职名词,但韩愈文章的背后,必然会有汾阳山水的影子。


其它文人或许也有着与汾阳的关系,但苦于没有文字记载,在此难以署录。但当年的一个日本和尚圆仁,在他的《入唐求法巡礼行记》四卷本中,却留下了不少关于路经汾阳的笔记,比方喝茶、比方住庙,等等。有兴趣的朋友,可上网搜看。


有意思的是,当年宋之问发达之后,欧博手机版开户在长安终南山购置了辋川别业,享受了一番优游生活。其后,他的后人将这处别业卖给了事业有成的王维。王维正是在这里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的享受自然、描摹自然,写出了不朽于后世的《辋川集》。到今天,辋川的山水中,仍可见到王维的诗句。


史书记载宋之问与杜甫祖父有过交集,与王维的父亲,欧博会员开户也许交集更多,但只能给我们留下想象的空间了。


本文由欧博平台发布,不代表欧博平台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30ev.com/peixun/350.html